一直想记录一下这次回广元的心情 怎奈拖延症让我迟迟无法动笔


不得不说刘家沟的变化真的挺大的,在地震后真的是日新月异。

在这田野山村夹杂着钢筋混泥土中,我努力寻找儿时的回忆。


家门口的窄窄的小路,需要用推的铁栏珊门,笨重又简单的大锁,马路旁的不知名的草本植物,随处可见的水田,费尽心思捉只为了吃一点点肉的带壳的虫子,去山上捉的蚂蚱,回家后粘的满身的像小刺猬一样的球球,后院水田中捉的小青蛙,要走一段路才到达的了的大湖,湖水边和小伙伴一起用空塑料瓶捉小鱼和蝌蚪,远处垂钓的大人,湖中悠闲自在的鸭子。。。还有拐角处的河套数,进沟的养猪场,冒着黑烟的工厂,黑黑长长的隧道。。。


这些回忆全都不在了,就算经过时间洗涤存活下来的事物也已面目全非,或者说失去了我的记忆给它赋予的样子。


那颗核桃树还在,但是曾经高大的核桃树,怎么那么矮小?曾经的充满生机的湖泊,怎么仿佛垂幕的老人只看得见颓废和绝望?曾经解决了沟里就业问题的那几家工厂,怎么如此黑旧。儿时最喜欢过隧道,被婆婆牵着手,打着手电筒,背上背着竹篮子,一小步一小步跨着走铁道,火车经过时喧闹的噪音,哐咚哐咚,带来的凉凉的风,躲在隧道小洞里被告知不能出去不然会被火车卷走。。。那条神秘的的隧道现在怎么样了呢?如今早已被废弃,隧道口被铁门给封上,往里看是无尽的空旷和黑暗,站在铁门外的我生怕里面有奇怪生物冲出来。。。


曾经家家户户都是红砖房,经济实力比较强的个别人家住的上自己修的水泥房;这次回去一看,如慈祥老人的红砖房屈指可数,灰灰的水泥房已代表这一家的落魄,舅舅的欧式别墅耸立在曾经的红砖房的地面上。更新换代,本是寻常,可是我的内心为何如此矛盾又怀念伤感呢。


想去爬山,但怕经过不认识人家的院子,只好作罢。。现在想起来甚是可惜,下次一定要去。



评论

© K-- | Powered by LOFTER